Experts answer key questions about COVID-19

Experts answer key questions about COVID-19
A makeshift wholesale market in Beijing, June 14, 2020. (Photo/Xinhua)  Special: Battle Against Novel Coronavirus Wu Zunyou, chief epidemiologist at the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nd Zeng Guang, a senior researcher at the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nswer questions about the new COVID-19 cases reported in BeijingWhy is Xinfadi wholesale market suspected to be the source of the latest COVID-19 outbreak in Beijing?Wu: Normally, the lower the temperature, the longer virus can survive. In such wholesale markets, seafood is stored frozen, enabling the virus to survive for a long time, resulting in increased chances of its transmission to people. Additionally, a large number of people enter and exit such places, and a single person entering with the coronavirus can cause the spread of the virus in these places. As all the confirmed cases in this outbreak are found to be linked with the market, attention was given to the market.What is the source of transmission of the virus in the market? Is it people, foodstuffs such as meat, fish or other things sold in the market?Wu: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conclude the exact source of the transmission. We cannot conclude that the salmon sold in the market is the source just based on the finding that cutting boards for salmon in the market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virus. There may be other possibilities such as that one owner of a cutting board was infected, or other food sold by an owner of a cutting board tainted it. Or a buyer from other cities caused the virus’ spread in the market. The flow of people in the market was big, and many things were sold. It is not likely the exact source of transmission will be found in a short time.Before the outbreak, Beijing had reported no new locally transmitted COVID-19 cases for more than 50 days, and the coronavirus should not have originated in the market. If it is confirmed after investigation that none of the new cases of people who tested positive for the virus got infected in Beijing, then it is likely that the virus was introduced into Beijing from overseas or other places in China via tainted goods.How big is the risk of further spread of the virus in Beijing?Wu: Right now, the key task for COVID-19 control and prevention in Beijing is to identify the source of transmission and find all close contacts of confirmed cases to prevent further spread of the virus. Beijing has been responding very quickly this time, and I have full confidence in epidemic control in Beijing.Arduous efforts are needed to reduce risks of further spread of the virus, including dispatching a large number of professionals to search for close contacts of confirmed patients and conducting lab analysis on the virus samples as quickly as possible.Based on the known information, the rebound of the outbreak has been largely limited to areas surrounding Xinfadi market, and the virus has not spread to the whole area of Beijing and threatened its total population of more than 20 million.What should Beijing residents pay particular attention to in light of the epidemic control situation?Wu: There is no need for the public to panic, as we have accumulated rich experience in COVID-19 epidemic control and treatment of patients.The city authority has published the movement path of all the confirmed patients, so residents who find they have been to affected places can pay more attention to their health condition and receive nucleic acid tests if necessary. For other residents, it is still necessary to maintain good habits such as wearing masks in places that lack ventilation and frequently washing their hands.Is it necessary to conduct nucleic acid tests for coronavirus on the whole population of Beijing?Zeng: No. But expanded testing is required to cover places including stores in residential compounds where goods from Xinfadi wholesale market are sold, and other residential compounds and restaurants linked with Xinfadi in the city.Please feel free to contact us by sending your questions to question@chinadaily.com.cn or commenting on China Daily app. We will ask experts to answer them.

热依扎辟谣与马东恋情传闻 诅咒造谣者浑身长癞疮_微博

热依扎辟谣与马东恋情传闻 诅咒造谣者浑身长癞疮_微博
热依扎驳斥谣言与马东爱情风闻 咒骂诽谤者浑身长癞疮 搜狐文娱讯 6月14日,热依扎发文驳斥谣言与马东的爱情风闻,她写道:“自己与马教师没有任何关系,除了参加过马教师的节目一次罢了。疫情期间,有人在微博上诽谤,其时由于是特别时期,作为艺人身份不想找事儿,就忍住了没弄清(深知分布谣言者是成心在其时想再掀起一波风波)分布这些音讯的人,自己十分清楚是上一年年末微博上自己转发歹意点评时期的一些黑子。马教师是长辈,不应因我而受牵连。诽谤者,自己这边律师也同时收集依据。此条微博仅为弄清,因马教师新节目行将播出,不想因这些莫须有的事儿影响到对方。我们了解后就删去此条微博。最终:分布谣言者,浑身长癞疮,加油”。 随后,热依扎又修改长文改为“好的,看到被截图成新闻了,那我就删了我那条弄清微博了。好事者能够去某度搜新闻,自己不再解说。记住了,诽谤的混蛋,浑身长癞疮。晚安。 ” 据悉,此前曾有网友发现了热依扎的小号,个人简介为:“马叔的小浮躁。”在这个小号里曾发文:“围巾和你我都想要,小马哥。”然后引起网友猜想。

捷思英达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聚明创投领投

捷思英达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聚明创投领投
原标题:捷思英达完成近亿元A+轮融资,聚明创投领投 投资界6月15日消息,捷思英达医药宣布完成近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本轮融资由聚明创投领投,倚锋资本、国发创投、致道资本和东方富海跟投。本轮融资主要用于推动捷思英达ERK激酶抑制剂JSI-1187开展I期临床试验,以及建立以抗肿瘤新药为核心的研发管线。捷思英达曾在2018年获得博远资本领投的A轮融资。 捷思英达位于上海张江科学城国际医学园区,专注于小分子原创抗癌新药的研发。捷思英达采用自主研发和项目引进齐头并进的“双轮驱动”商业模式,加快研发管线的建立。公司研发团队及时应用国际知名临床专家最新发现的药物作用机制,开展国际首创的抗癌新药研发,努力解决国内外肿瘤患者高度未满足的临床需求。 JSI-1187是捷思英达自主研发的口服小分子细胞外信号调控蛋白激酶1/2(ERK1/2)激酶抑制剂,于今年初获得了FDA的临床许可。目前全球尚无ERK激酶抑制剂获批上市,进展最快的项目也仅处于II期阶段,包括优立替尼(BioMed Valley Discoveries/Vertex)、LY3214996(礼来)、LTT462(诺华)。 RAS-RAF-MEK-ERK信号转导通路是与肿瘤高度相关的MAPK(丝裂原活化蛋白激酶)信号路径的4条分支路线中最经典的一条。目前已知MAPK信号通路极易发生突变,在非小细胞肺癌、黑色素瘤和胰腺癌等肿瘤中的突变率达到80%以上。目前已经有多种针对MAPK上游激酶的抑制剂上市,包括BRAF抑制剂索拉非尼、维莫非尼,MEK抑制剂曲美替尼、考比替尼等,证明了通过抑制MAPK这条信号通路对抗肿瘤的有效性。ERK是MAPK信号通路上的一个关键下游蛋白,目前的研究结果显示EKR抑制剂能够有效阻断RAS-RAF-MEK-ERK信号通路,同时能够有效解决上游蛋白BRAF、MEK突变而导致的获得性耐药或者RAS抑制剂难成药的问题,因此有望帮助解决众多肿瘤患者的潜在临床需求。 捷思英达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张劲涛博士表示: “我们非常感谢投资人对捷思英达研发策略、项目和技术的认可和支持。本轮融资将帮助我们进一步开发具有全球知识产权的创新药,在美国和中国开展临床试验,让国内外肿瘤患者从捷思英达研发的新药中受益。”

北京:已返校复课学生可自愿选择居家学习

北京:已返校复课学生可自愿选择居家学习
原标题:北京:已返校复课学生可自愿选择居家学习 今日(6月14日),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新闻发言人李奕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已返校复课年级学生可自愿选择居家学习 从返校复课之后,我们一直坚持的一条原则就是学生可以根据家庭的条件和家长的安排,选择不返校复课继续居家学习。 家长和学校沟通之后,孩子可以在家继续通过在线的方式完成本学期的学业,也要求各学校不同年级返校复课之后,在线的学习和教育资源不中断,学校要做好针对性的学业辅导和心理关怀。 初高三年级考前14天结束学校生活 初高三年级是我们高度重视防控要求和各项工作的一个年级,我们要求各区坚持疫情防控为主,初高三毕业年级在中高考前14天结束学校生活,进行居家复习,这样安排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最大限度确保每一个孩子的健康安全。 从严落实各项防控措施 按照现在北京市整体的防控的要求和疫情的发展形势,我们进一步强调学校内部的各项防控措施必须严格落实。比如说师生员工科学佩戴口罩,在校园内包括上课期间都要全程佩戴口罩。另外像学校的就餐,严格坚持分批次、错峰安排、保持间距,确保就餐安全。 在管理上,进一步坚持和强化以班级为单位的单元管理。进一步加强学校食堂管理,包括所有食堂工作人员的行踪管理,以及近14日体温和健康状况的管理等,同时要求食堂要特别加强消杀工作。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

英山警方破获26年前命案积案 19岁少女及父母三人亡灵得以安息_张家港

英山警方破获26年前命案积案 19岁少女及父母三人亡灵得以安息_张家港
英山警方破获26年前命案积案 19岁少女及爸爸妈妈三人亡灵得以安眠 (通讯员:王维、熊潇)2020年6月10日,在湖北省英山县、江苏省无锡市、张家港市三地警方的通力合作下,湖北省公安厅通缉追逃的违法嫌疑人熊某于6月10日在张家港市成功被捕。至此,一同尘封了26年的恶性杀人案总算划上了圆满了句号,也成功打响了“2020——湖北云剑举动”的榜首枪。 敢打必胜,向命案活跃建议总攻! 2020年,关于英山公安注定是不普通的,重新冠肺炎战“疫”前哨到疫情防控复工复产后勤阵地,任务在肩,再接再励! 自“安全荆楚举动”打开以来,英山公安以“命案积案清零”为方针,全线铺开,由副县长、公安局长李向阳担任举动总指挥,刑侦大队长叶春林担任举动组组长。该县从事刑事侦查作业时刻最久、参加主办刑事案件最多的郑辉则担任“1994.4.21”专案组组长。 6月5日,湖北省公安厅发布命案积案通缉令,英山籍逃犯熊某赫然在列。“咱们有必要紧紧捉住当时各项有利机遇和条件,乘势而上、敢打必胜,为民请命,有必要做到现行命案必破,向命案积案建议总攻,最大极限还清前史欠账,最大极限回应人民大众等候!”面对着通辑令,英山县公安局长李向阳铿锵有力。 “咱们在全力侦破现行命案的一同,也有必要一向重视对命案积案的侦破,有必要在举动安排、科技保证、缉拿追逃、协作机制、法令保证等方面进行充分准备,树立决计,坚决决计,精心安排、攻坚克难,坚决打好这一仗!” 午夜惨案,3名被害人命丧血泊 提及1994年4月21日,郑辉浮光掠影,恍如昨日,由于那是他到刑侦签到的榜首天,那一刻,他不知道,这一干,便是26年,他也不知道,他会与一个案件“耿耿于怀”羁绊26年。 当天22时许,他和队友查勇兵、程钢在值勤室值勤,接到大众报警,金家铺黄林冲村汪某某家中,屋内三人浑身是血,已无生命体征。待他和队友抵达现场时,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19岁的汪某某和其爸爸妈妈被厚厚的棉被盖住,抬头躺在床上,枕头、棉被已被鲜血染红,床头喷洒许多血迹,屋内地上也有大片血迹,三人致命伤为头部处钝器伤。 时任公安局长的陈灿中连夜成立了“1994.4.21命案”专案组,并得到了湖北省公安厅、黄冈市公安局的高度重视,别离派驻刑侦专家到现场参加侦查。经许多造访和细心查询,在案发现场找到了作案用的斧头,确认结案发时刻为4月20晚间,确认汪某某的未婚夫熊某有严重作案嫌疑。无法熊某于案发后榜首时刻便逃离现场,不知所踪,且在那个手机、网络、公共摄像头不发达的时代,警方只能经过造访与摸排这种最原始的方法办案,收效甚微,案件侦破陷入了僵局。 此案被害人数之多、作案手法之残、现场之血腥被称为建国以来“英山五大命案”之一。一时刻,民意惶惑,人人自危。直至今天,该案都是当地许多乡民意中的噩梦。 初心永在,不将其抓捕归案决不罢休! 随后的26年,9500个日日夜夜,英山警方不曾放过一丝一毫的消息,逢年过节民警都要到熊某老家看看,案件被市局、湖北省公安厅、公安部层层督办,环绕其打开的专项举动多达数十次,北、上、广、深、藏、疆、林、海,追逃的信仰一刻未歇,追捕的脚步从未中止,行程踏遍全中国,但熊某似从人间蒸发。 时至今天,保留了26年的檀卷现已泛黄,当年的专案领导小组成员大都退休了,那年20岁出面的年青民警现在也是年近半百,青丝变青丝。“案发后,为了追捕熊某,我和罗真旺等四人骑着摩托车千里走单骑,转战鄂皖两省四县,一路风餐露宿追寻到合肥四十时铺,其间的艰苦一言难表,但一想到能把他抓捕归案就斗志满满。后来,每一次带着希望去追逃,每一次又无功而返,真的心酸和自责。现在,罗队长他们那一辈人带着惋惜退休了,但咱们在还岗,心里的那团火就不能灭,我一向信任一定会捉住,一定要完结老前辈们的夙愿。” 英山县公安局政委查勇兵回忆起当年的办案情节记忆犹新。 “26年来,三代英山公安人心里天天记挂着这个案件,一批又一批的办案民警为此支付汗水,无怨无悔,竭尽全力便是要给受害人一个告知。我也有必要要给自己当一辈子刑侦人不懊悔、很值得写上一个必定的答案。”6月8日,从江苏无锡传来了一名江苏张家港籍违法前科人员疑似熊某的信息。9日正午,郑辉敏捷带队从英山驾车动身踏上了前往张家港市追逃的征途。一同动身的,还有李向阳同志带领的前往无锡市的专案勤指情作业专班。 任有必要达,正义永不迟到! 10日清晨抵达张家港市,专案组民警敞开了忐忑、严重、振奋交错的一天。8时,专案组按时与张家港市公安局取得了联络;9时,确认无锡警方供给的张家港“付某飞”身份信息与英山“熊某”的信息高度符合,并确认了“付某飞”就在凤凰镇;10时,“组成作战方案”拟定完结;11时,各项抓捕办法准备就绪,张家港、英山、无锡三地警方会师;13时,抓捕举动正式发动;14时,违法嫌疑人成功被捕。 当民警从凤凰镇一工厂将“付某飞”带走时,老板和周围的搭档都不敢信任,平常不争不抢,低沉内向的人竟然会杀人。工厂老板告知民警:“付某飞”在平常在厂里特别好说话,从不与人产生争持,对工资待遇也没有要求,是个老好人。 “付某飞”被捕后,一言不发,妄图蒙混过关。但是,当民警付永鹏用英山方言问他:“你是熊某吗?”他愣了一下,久久的深默后,长叹一口气,慢慢地址了允许:“总算仍是等到了你们。”随后,一向缄默沉静的熊某开端慢慢叙述当年那场令他懊悔不已的事情: 1993年,熊某与汪某某举办了订亲典礼,但汪家无意让二人举办婚礼,一推再推。1994年4月20日下午,熊某来到汪某某家中讨要说法,遭到汪某某一家的无视,晚饭不给吃,甘愿看电视也不愿意理睬他。21日清晨2点,深夜被饿醒的熊某打算到厨房找点东西吃,缺发现厨房一无所有,熊某越想越气,看到厨房里的斧头后,心生歹意。将汪某某的爸爸妈妈杀戮后,他喊醒了熟睡的汪某某,二人剧烈的争持中,熊某又将汪某某砍死,并决议自杀。但在厨房坐了1个小时后,退怯了,他用棉被将汪某某一家三口尸身盖好,随后将大门紧闭,骑上汪某某的自行车一路窜逃至安徽六安,不料被同乡认出,忧虑行迹露出的熊某跳上路旁边停靠的长途客车,来到江苏无锡后一路漂泊,终究在张家港安靖下来。“从英山逃出来后,我母亲姓付,我希望能远走高飞,所以给自己改了个姓名。”熊某解说说。 对当年杀人的违法事实、逃跑后改名换姓和多年以来的行迹熊某供认不讳。 “说出来我就摆脱了”近6个小时的叙述对熊某来说是一种摆脱。 在之后的歇息中,他仍会不时颤抖着从床板上掉下来,吵醒自己。 数据赋能,尽力探究“刑事违法一网打” 法网难逃,疏而不漏。鄂苏三地警方在抓捕熊某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举动中配合得天衣无缝,除了民警们的不懈尽力和无私奉献,更重要是得益于新时代中国特色“数据警务、才智公安”的建造效能。 2008年“付某飞”由于偷盗摩托车被保安发现,持刀伤人妄图逃跑,终究被张家港警方捕获。到案后他闭口不言,在一再追问下,仅告知自己叫“付某飞”,其他一概不说。由于没有报案人,“付某飞”身份信息又无法核实,终究被刑事拘留3个月后开释。办案时,民警留下了他的个人信息录入大数据渠道。 近年来,鄂苏两省公安机关同步破除以往数据资源各为其主的散兵作战形式,树立“服务中心”的“组成作战”机制,构成资源的相关、同享、交融,变“信息孤岛”为打击违法的“全息战场”,全力推进科技信息建造转型晋级,双向构成了“横向集成、纵向贯穿”的使用格式。 “熊某的到案,既让咱们感受到全国公安一盘棋、全国刑警是一家的全局情怀,更让咱们学习到了无锡市、张家港市科技警务开展的先进经验。咱们已将进一步强根基,融资源,研战法,破壁垒,求实效,铸强科技强警的才智之翼,完成公安科技信息化建造和科技引领公安刑侦作业高质量开展的双提高。关于剩下一同的命案积案清零,咱们将永往直前,永不言弃,兵贵神速。”英山公安分担刑侦作业的副政委程钢对“数据警务、才智公安”决计满满。 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现在,熊某已被押送回英山并依法刑事拘留,等候他的必将是法令的严判。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被挟持?警方:已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_控股公司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被挟持?警方:已抓获5名犯罪嫌疑人_控股公司
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被挟制?警方:已捕获5名犯罪嫌疑人 图片来历:视觉我国 记者 | 徐诗琪 修改 | 1 6月14日晚,美的集团创始人何享健在顺德别墅中被挟制的音讯在网上撒播。15日早间,该音讯得到警方承认。 据佛山市公安局官方网络发言人@公安主持人音讯,6月14日17时30分许,佛山110接到报警:顺德区北滘镇美的集团君兰日子村一住所有外人闯入,要挟住所内人员人身安全。 接报后,省、市、区公安机关高度重视,敏捷安排警力赶到现场处置。6月15日5时许,民警已捕获5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处置过程中,无人员受伤,事主何某某安全。案子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随后美的集团官方微博转发了此音讯,并表明“感谢公安,感谢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关怀。”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美的创始人何享健被会集曝光最多的一次。尽管常常位列福布斯富豪榜前列,这位已隐退的老板却并不像马云、马化腾等其他富豪那样,一举一动都被留意。 2020年,何享健凭仗216亿美元身家位列福布斯我国富豪榜第4位,全球榜第36位。 何享健出生于1942年,是广东顺德人,本年已78岁。他是典型的自食其力型企业家,仅有小学文化水平,很早便停学务农,做过工厂工人、出纳等。26岁时,何享健创立了一家小作坊式工厂,即美的前身。直到80年代,何享健才因出产电扇正式进入家电职业。 尔后美的一路从顺德乡企,发展为国民级家电品牌,总市值超越4000亿元。美的空调的市占率长时间强占榜首位置,在洗衣机、冰箱等多个家电品类也位居前三。 2012年,何享健在70岁时退居二线,卸职了美的集团董事长,由工作经理人方洪波接任董事长及总裁。放权给管理层后,有媒体写道:“尽管没事就会去美的总部转一转,但他从来不干涉集团的行政管理。” 虽已退居二线,他仍是美的集团实控人。揭露信息显现,现在其持有美的控股公司94.55%股份,美的控股为上市公司美的集团榜首大股东,持有其32.41%股份。 何享健共育有1子2女,其独子何剑锋早年创业,首要为美的供给家电上游的生意,后专心于出资职业。何剑锋现在为盈峰本钱实控人。一起,何剑锋也是美的集团董事会成员之一。 此外,何享健还曾放言要打造第二个美的,他的野心明显不止于家电市场。何享健现在直接操控德国上市公司库卡集团,并与其儿媳卢德燕共同为新三板公司美的物业的实践操控人,一起卢德燕仍是港股上市公司美的置业的仅有实践操控人。何享健儿子何剑峰则实践操控着A股上市公司盈峰环境、华录百纳,加上美的集团、合康新能在内,总数持续维持在7家。 其大女儿何倩嫦实践操控合肥百年模塑科技有限公司,一起,何倩嫦与其妹妹何倩兴,均为合肥市会通新材料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上述企业首要出产模具、塑胶制品,归于美的集团的上游工业。 美的集团现在是A股白电职业的龙头,以总市值4198亿元位列职业榜首。2019年,该公司完成营收2793.8亿元,同比增6.7%,归母净利润242.1亿元,同比增19.7%。